新闻中心

快速通道FAST TRACK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行业新闻/NEWS

创投机构议科创板:偏好门槛高技术难度大的稀缺项目

2019-09-06 18:56

创投趋势论坛现场

科创板开板已经一月有余,从28家已上市企业的最新估值和股价定位来看,不少观点都认为远超市场预期。其在发行上市领域以及交易制度方面的创新与探索,也引发了市场的热议。

备受瞩目的科创板是众多拟上市科创企业的“着陆点”,同样也是不少创投机构的“新机遇”。在8月28-30日召开的2019全球创投峰会上,创投机构围绕科创板进行了探讨。

创投基金积极参与科创板

在2019全球创投峰会上,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党委副书记、副会长胡家夫介绍,截至2019年二季度,在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的股权投资和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有1.47万家,私募股权创投类基金的总额达到了9.18万亿,其中创投基金规模是1万亿,私募基金累计投资与境内未上市,未挂牌企业的股权,新三板企业股权和再融资项目达到了10.75万个,为实体经济形成股本资本金6.03万亿元。创业投资基金备案规模达到了1.03万亿,在投项目是3.19万个,在投金额是5768亿元,其中在投中小企业的项目是2.49万个,占比是77%。在投金额是3080亿元,占比是53.4%。在投高新项目是1.18万个,在投金额是2307亿元,占比分别是36.8%和40%。

截至2019年的二季度末,在科技板提交上市申请的141家科技创新企业中,有117家企业私募股权投资,占比是83%,在投本金是399亿元,首批25家科创板上市企业中有23家企业背后得到了私募基金的投资,占比是92%,在投产品是231只,提供资本金约128亿元。

胡家夫表示,现代金融体系的核心是创新资本形成的能力,而私募股权创投基金是创新资本形成的关键性的力量,在服务创新创业发展和中小微企业方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积极调整投资策略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风险投资在相当一段时间里热衷于投资模式创新型企业,而科创板的推出,为风险投资提供了新的一个方向,就是会更关注于技术推动型的科技创新企业,这个将是一个新的动向。” 国中创投首席合伙人、CEO施安平在演讲中提出。

科创板的推出重燃了资本对硬科技的信心和热情,硬科技也成为时下投资圈的流行词汇。

所谓硬科技,一般指包括科创板六大行业在内的新一代信息技术领域、高端装备领域、新材料领域、新能源领域、节能环保领域、生物医药领域等高精尖技术。

“我们过去有一些项目投不了,周期很漫长,比如创新药,因为创新药要十年十个亿才出来,根本投不了这么长的时间,如果退出的话,相对而言有很多不确定性。但科创板出来以后,这个阶段的企业我们就可以投,只要符合我们投资方向、投资标的、投资要求的,进入我们考核的也可以投。” 同创伟业管理合伙人唐忠诚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科创板扩大了创投机构对原创性项目的早期投资,天使轮的比重加大,尤其是有创新技术的,有硬科技的,是我们目前关注的领域。

“对于创业来讲,促进了科研的转化,大量的好项目,因为没有投资,转化起来也很困难,干脆不转化了,产业投资人或者有资本的人,还是很少的,只有专业投资机构有眼光和有能力,如果能退出,创业的氛围会提高。” 唐忠诚说。

专注于半导体投资的中芯聚源资本创始合伙人兼总裁孙玉望也指出,在科创板出来之前,集成电路企业在创业板或者是主板上市,从创立到上市最短的也要十年时间。“而在科创板里面最初25家企业里面,集成电路相关的企业大概有七家。 我们2014年成立,投的企业里面,第一批科创板我们就有三家,接下来的半年内我们可能有十家企业会陆续报科创板。” 孙玉望称,科创板开板后,从投资人来讲,更想投门槛高、技术难度大、科技含量高、稀缺的项目。

估值是否可以延续?

科创板开市一个月,28只个股的股价全部上涨,平均较发行价上涨超150%,平均市盈率达135倍左右。

对于目前的估值,不少机构都认为暂时相对合理。

“中国的资本市场是有一个习惯的,当一件新的事物出现的时候,总能获得超额的收益,所以我觉得这么高的估值,跟它是一个新的板块,跟中国人的这种炒新的习惯相关的。” 华泰紫金投资总经理曹群表示。

启赋资本董事长傅哲宽认同这个观点,他同时指出,未来对于有盈利的公司,估值的方式不会有太多的变化,慢慢会回归理性,不会像现在这么高。但是对于没有盈利的公司而言如何去估值,对科创板走势的影响会非常大。

“对于这种公司的估值,应该有点倾向于我们做VC、做创投、做天使的估值体系,只有二级市场的价值观和估值体系,在这些领域跟我们这一类的机构趋同,未来这个板块才会走得很好。另外科创板未来的价值中枢到底会怎么定,可能也是分层和分类的。就像纽交所和纳斯达克一样,不同行业的估值方法不一样,它的市盈率的水准也不一样,有各种各样的并存。”傅哲宽表示。

研究科创板的企业需要多维度来看,新时代证券研究所所长孙金钜曾提出,以盈利能力为指标,将科创企业划分为三种不同类型并提出了不同的估值标准。

他指出:“一是对存在未盈利可能性的成长期企业。以营业收入为基础的相对估值法较为适用。二是对有盈利能力的成熟期企业。基于对科创板上市可能有多套标准的猜想,标准中可能纳入现金流指标,现金流贴现模型会更多地应用于成熟期企业。三是对小部分技术领先、前景较好的初创期企业。由于这类企业大多存在未盈利情况,且营收规模较低,可能的估值方法包括期权定价模型,或根据初创企业特征,对现有估值方法进行改进。”

DCM资本董事合伙人曾振宇也认为,不同的领域会有不同价值评估体系,这个价值评估体系本质上是代表了社会资本对这一类型的业务长期增长的预期。

“当然它是随时变动的,这个共识建立在一个价值评估的过程当中,对早期的创新型企业而言,不是把所有的公司在同一个时间点里,都纳入一揽子的PE或者是收入倍数的角度去考虑。科创板可以发挥这样的作用,非常有效的促进创新型企业的上市和发展。” 曾振宇还指出,这些企业在一段时间之后,会慢慢出现分化,虽然不同类型的企业有不同的估值模型,但同一类或者同一领域的公司,尽管中间的市场价格是不同的,将来会逐步传导到一致。

“这个分化的过程可能会对投资者带来很大的市场波动。分化变得越明显的时候,市场的定价就变得越清楚,从长线来看,一定会有更多的钱涌进这个市场。” 曾振宇称。